黄金期货-诚信白银配资-发财金配资

股票配资A东程

未成年人打赏主播近二百万 家长、平台、法律如何共筑监管围墙

   炒股配资 来源:HMkXzRPdGF

股票配资A东程近日,刘先生(化名)终于收到了天津某直播公司打来的158万退款。两年前,刘先生16岁的儿子在观看该平台的直播时,累计给主播打赏了近两百万。

一个月前,最高法出台了《配资公司 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明确未成年人“打赏”的返还标准。该案二审辩护律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同武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意见刊发后三天,案件就再度开庭。并在月底就出了结果,调解全额返还158万,并给退还一二审诉讼费。”

该行为是打赏行为还是消费行为?未成年人是否具备巨额打赏的消费能力?主播的“求打赏”是否为诱导行为?一边是五花八门的直播和便捷的支付手段,一边是自控力和认知能力欠缺的未成年人,类似纠纷层出不穷。法律监管如何跟进,推出“青少年模式”,家长、平台等的责任如何厘清都有待进一步厘清。

争议频现

小刘家境并不宽裕。刘先生告诉记者,家里以卖菜为生,银行卡内的一百多万是近期计划盘店而向亲友借的。当时自己在收菜途中发生车祸,不得已雇人看店,并派自己刚满16岁、初中毕业即辍学在家的儿子前去收钱、存钱。未料不足三个月,儿子就把用来周转的一百多万全部打赏给了某直播平台的主播。

在向平台申诉未果后,刘先生将平台告上了法庭。此案一审,法院认定涉案知名直播平台在对未成年人消费管控方面存在一定瑕疵,根据诚实信用和公平原则,酌定由直播平台返还40万元。小刘父母不服并继续上诉。二审于去年12月开庭,但始终未出结果。

由于智能手机和便捷支付方式的普及,直播打赏对于未成年来说也几乎不存在门槛。该类纠纷也层出不穷。据媒体报道,福州长乐一9岁女孩给游戏主播打赏和买游戏道具,两个月刷掉奶奶8万多元;河南许昌13岁男孩打赏快手主播,花光父亲2万4千元的治病钱;深圳12岁男孩以上网课的名义,拿手机花费1万多元充值了虚拟货币,并给某网络平台的游戏主播打赏了约12万元。


https://www.bigbigwork.com/dufx-pinterest.htm